2009年澳门就完成维护国家安全立法 23条立法却遭乱港势力阻挠

2020-05-28 16:17:32

2009年澳门就完成维护国家安全立法 23条立法却遭乱港势力阻挠

2009年澳门就完成维护国家安全立法 23条立法却遭乱港势力阻挠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将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的议案。

5月22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在做说明时提到,香港回归20多年来,由于反中乱港势力和外部敌对势力的极力阻挠干扰,23条立法一直没有完成。致使香港特别行政区危害国家安全的各种活动愈演愈烈,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维护国家安全面临着不容忽视的风险。

反观澳门,特区政府不仅在11年前就自行完成23条立法,之后更是多措并举,持续推进完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制、体制和机制。

通过《维护国家安全法》

与香港特区一样,澳门特区也肩负有23条立法的宪制责任。澳门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澳门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澳门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2008年10月22日至11月30日,特区政府就《维护国家安全法》(草案)向社会公开咨询,并根据民众意见对草案做出修改。《维护国家安全法》共15条,规定叛国、分裂国家、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煽动叛乱、窃取国家机密等7种犯罪行为及其处罚。其中,犯叛国罪、分裂国家罪、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罪等,最高刑期可达25年。

2009年1月5日和2月25日,草案分别在立法会全体会议上获得一般性和细则性通过。特区行政长官何厚铧表示,《维护国家安全法》在立法会获得高票通过,标志着澳门特区终于填补了相关法律方面的空白,履行了基本法赋予的宪制责任,为特区稳定的社会局面奠定了坚实基础。他特别提出,宪制责任不仅仅只在于立法的过程,更重要的是要将特区政府的工作落到实处。

2009年3月3日,经特首何厚铧签署并公布,澳门《维护国家安全法》正式生效。

成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

在《维护国家安全法》通过后,澳门特区不断通过一系列机制、制度建设,进一步维护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

2016年,香港少数立法会候任议员故意违反宣誓要求,出现宣扬“港独”,侮辱国家和民族行为。当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作出解释,其中就明确包括公职人员“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的含义。此后,澳门特区主动修订立法会选举制度,增加“防独”条款,明确规定参选人必须拥护澳门基本法、效忠澳门特别行政区,并且立法会议员不得兼任其他国家的政治职务。

2018年10月,为更有效落实《维护国家安全法》,澳门设立了由时任行政长官崔世安任主席、政府保安司司长黄少泽任副主席的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统筹协调特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及发展利益的工作,成员包括行政法务司司长、警察总局局长、特首办公室主任、司法警察局局长等。

2019年1月,澳门顺利完成对本地立法《国旗、国徽及国歌的使用及保护》的修改,切实维护国家象征和标志的尊严,也完成特区的宪制责任。2017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被列入澳门基本法附件三。

同年2月,澳门立法会通过修订《司法组织纲要法》,明确规定只有身份是中国公民的法官及检察院司法官,才能被指派负责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犯罪的检控及审判工作。这也是被视作澳门司法和审判机关配合特区切实履行国家安全责任的重要举措。

23条未用过是好事

“国家安全是每个中国人必然要负的责任。”去年12月2日,候任特区行政长官贺一诚向媒体表示,澳门一直是以爱国爱澳主体为基础,社会治安等各方面都是稳定的。有媒体问及澳门已完成23条立法,但至今还未引用过《维护国家安全法》,将来会否引用?贺一诚表示“未用过是好事”,立法后不一定都要用才是好事,而是有此法作为警戒,不要碰这条底线,否则会依法治理。

今年1月20日,特区立法会一般性讨论通过《修改第5/2006号法律<司法警察局>》法案,进一步明确赋予司法警察局调查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的专属职权,以确保依法执法、专业执法和高效执法。

“维护国家安全人人有责。”特区保安司司长黄少泽在会见传媒时表示,要健全维护国家安全法律制度。对于外界所指的警方手段强硬,黄少泽表示,5年前上任时就有人问他是否是“鹰派”,他认为“如果依法执法是鹰派,我想全澳门的官员都是鹰派”。他告诉媒体,5年来不断听取市民意见及回应诉求,如果市民提出不符合法律要求,政府不接受是正常的。

黄少泽说,“摆事实、讲道理、讲守法是政府官员应有的态度”,在维护国家安全问题上,他不认同特区政府行动强硬,反而是应有的责任。

在今年4月15日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贺一诚发文表示,充分认识并牢记“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尊重并维护由国家宪法和基本法所确立的“一国”宪制秩序,有效捍卫国家的主权、安全与发展利益。

关闭